每天喝它, 从不吃红肉,我现在好的像20岁一样

 

本文所有内容均为翻译,题目选取自英国的 Irving B 发给富兰的感谢信。我已经连续发表了多篇最新的体验反馈。

 

文中所有内容均来自国外用户的真实体验,包括:英国的 Irving B、加拿大的 Marcy S Inge F 和美国的 Jill T。用户改善的对应病症列于段首左上角。

01

2007年3月1日

其他:纤维肌痛

我现在40岁,我从27岁就开始有纤维肌痛的问题。

 

我第一次出现这个问题时,我从一个工作了一年半的单位下班,我失业了,我真的很虚弱。然而,我后续的爆发能够有所控制。

我从2005年开始服用Flor·Essence。我有纤维肌痛(所有软组织的炎症,如肌肉和韧带和肌腱)。它可以引发一系列症状,但是不会在体检时有所显示,它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。

我甚至不是为了病而喝Flor Essence—仅仅只为了我的整体健康,是我姑姑推荐的,我觉得这可能是在我假期排毒的好主意。但是,我的纤维肌痛,没有减退,但已经变得慢性。在两个半星期内,我意识到我感觉好一些,又过了一周症状消失了!

我意识到如果我犯懒或者喝没了,3周左右我的症状就有反复了。所以我不能随随便便的了。我已经学到了教训并且认真服用!我真的很感激这个产品,无法言表!真的!

我曾经尝试过其他据说对纤维肌痛的产品,针灸,按摩,物理治疗,脊椎按摩或偶尔的药物,我有点担心这辈子都无法摆脱这个病了。

虽然没有恶化,但是会产生不停的麻烦,我意识到每天都会产生不同的症状。

我明白草本治疗对每个人是不同的,但是这真的对我有效。我认为每个人都会从服用这茶受益,比如排出毒素。我希望你们可以一直生产这茶!谢谢!

P.S –我不会尝试别类似产品。我对这个品牌绝对忠诚!

 

Jill T.

IL USA

02

1994年8月

其他:健康,思维,排便

我想我是从1993年开始服用Essiac的,那种你需要自己做的包装。今年因为我的工作行程,我没有时间,我做了些研究发现煮好的液体包装更好。

 

我是一名女性,今年10月就50岁了。我的状态和头脑都不太好,至于我的健康,我感觉没有力气,反应迟缓。

 

很难解释,我感觉不再是曾经的自己。至于我的头脑,我在上学时我的成绩都不太好,但是自从我服用Flor Essence,我的电脑课和成绩从85分变成100分。我也在上别的课程,所有的成绩都棒极了。

 

我的睡眠、体重还有胃口没什么感觉,因为一直以来都挺好的。但是说到肠胃蠕动,简直了,以前我有便秘问题,现在非常的规律。总体来说,我不得不说自从我服用了Flor Essence,我看到我生活和健康的巨大改善。

我感觉服用Essiac挺好的但是服用液体瓶装Flor Essence效果更好。

今年我停止喝Flor Essence一个月,我感觉糟透了。我觉得我快不行了,我的身体系统紊乱,变的非常情绪化。所以我又开始服用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我又感觉好多了。

 

我总感觉这茶让我好起来,给我正面的情绪和健康状态。我读了很多关于Flor Essence的文献,了解到Elain谈论这个产品,我100%支持,而且我也会将这个产品推荐给大家,我也有一些朋友在服用,奇迹也出现了。

 

我是个注意健康的人,我会注意我的饮食。如果Flor Essence不好,我便不会服用,我知道这是好东西,服用后我的感觉也很好,就是很适合我。

我曾经复印过一些文献给我的朋友,我知道他们会选择服用Flor Essence,事实上也是如此。

 

我现在还在上学,希望很快我就可以学习成为艾耶尔吠陀经医生。我会将Flor Essence推荐给我所有对病人,我说过,我深信并且100%支持这个产品。

最后一件事,真是怎么说都不嫌多。每天上床睡觉前服用是一个好习惯,我一般5:30pm以后就不会进食,我服用1盎司Flor Essence和等比例的过滤水,我非常认真的在睡前服用。

感谢您的关心,

Marcy S

安大略省,加拿大

03

2008年5月12日

癌症:前列腺癌

当我被诊断出前列腺癌后,在过去的9年里 我一直在服用Flor Essence。

 

据医学专业人士所说,放射治疗或冷冻手术是我唯一的选择。

没有进行标准治疗。

从不吃红肉和每天服用Flor Essence, 我现在好的像20岁一样。

尽管最近的扫描发现前列腺癌还在那里, 检测的结果是自从首次诊断出癌症以来,一直没有活检。 

毋庸置疑,如果我接受了传统治疗,我不可能活到现在。我坚信每日服用的Flor Essence是我能够对抗癌症,提高整体健康的愿意。

我很感谢Leda Fair, Flora的产品顾问,那些给我建议,支撑我走过这9年半的人们。

Irving B

UK 

04

2002年1月

普遍:胃部不适和便秘

普遍:预防

从朋友那里听说Flor Essence,于是从10月到3月开始每天服用3次,每次2盎司。 

Flor Essence让我的丈夫远离疼痛4个月,直到他感染上非常严重的炎症,使他昏迷两个星期后离开了人世。

他从来不需要服用玛菲,只是偶尔服用一次止疼药。

我自己服用Flor Essence四年了,我的胃病和便秘在服用后的2个月后消失。

现在我每天服用2盎司,为了预防,我感觉很好。

我的儿子和儿媳妇也信任这个产品。

感谢你在Paul生病期间对我的帮助,我给你打了那么多次电话。

非常感谢,

Inge F

安大略省,加拿大

05

2010年3月10日

癌症:脸部基底细胞癌

我妈妈88岁了,今年年初被诊断出脸部基底细胞癌症。在1年之前或以前,她在诊断之前鼻子末端有一个疮。

医生开了一个特殊的膏药,并通知我们,这可能是比破坏性大的手术要好的办法。

6周后, 还有3个昂贵的疗程而且不报保险的膏药后,疮布满了她的整个鼻子,然后我们被告知,治疗不起作用。所以,8月1日,医生将我妈妈引荐到手术科。

我们都饱受摧残,但根本不能和我妈相提并论。她开始变的非常安静,我知道她害怕了。我问她是否想做手术,她说:如果医生说我需要,我就需要去做“。

我感到悲伤,因为她召回了我在1986年以前持有多年的心态。在那个时候,我展示过Flor Essence好几次,对它的历史和大量前来购买的它的客户印象深刻。

 

我知道这个草本配方来自Ojibwa部落,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我的奶奶有1/4 Ojibwa血统。

我买了一包回家,煎煮了草本并装入大玻璃罐中。我本想把这些草本渣子丢掉,但直觉告诉我将它们储存在玻璃罐,放在冰箱里。

我告诉妈妈是奶奶让她喝的这茶,所以她喝的非常认真,早晚各2盎司。

与此同时,每天至少一次,有时2次,我会讲草本包在纱布里,放在她的鼻子上敷20分钟。

8月27日,妈妈去见手术医生,他告诉我们瘤不见了,只有鼻子上还有一些小根癌症可以通过药膏治疗。

我确信这些最后都会消失,于是我们花更长的时间用Flor Essence治疗。

癌症好了,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。我妈妈也很开心。

语言无法表达我们对Flora制造的这个产品的感激。

Kethrine L

卑诗省加拿大

我是傅林谦。 一个知天命的女人,一个职业女人,一个女博士,母亲,女儿,还是妻子,愿意分享我的专业知识,或许还有些价值,希望帮到您。

官网:www.fulanchina.com

微信:Floressence

伸阅读


 

【特别推荐】

售后有保障,购买无风险

注意:本品不能替代药品

点击 阅读原文 进入商城了解详情

点赞